<address id="dztpn"></address><address id="dztpn"><address id="dztpn"><listing id="dztpn"></listing></address></address>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老區歷史 >老區常識

          福建省老區基本情況(三)

          日期:2011/3/13        來源:本站        點擊數:

           

          福建老區在戰爭年代的重大貢獻和巨大犧牲

           

          福建早在19254月就建立了直屬中央的共青團組織,翌年先后在廈門、福州、莆田、永定等地組建了中共地方組織,投身大革命洪流,致力于第一次國共合作。1927年國民黨右派率先在福州、廈門發動了“四·三”、“四·九”反革命事變,抓捕1305名共產黨員、左派人士和革命群眾,其中569人遭殺害。

          192712月成立了中共福建省臨時委員會,統一領導了福廈兩個中心市委及全省工農群眾運動。自19283月起,黨在閩西領導了四大暴動,掀開了福建農民武裝斗爭的序幕。

          19293月,毛澤東、朱德、陳毅率紅四軍入閩。“紅旗躍過汀江,直下龍巖上杭。收拾金甌一片,分田分地真忙。”彪炳史冊的“古田會議”于19291228-29日在福建上杭縣古田村召開,選出了以毛澤東為書記的紅四軍新的前敵委員會,確定了“黨指揮槍”的原則,成為我黨我軍建設史上的里程碑。古田會議決議成為建黨建軍的綱領性文獻。從此,中國革命“成功從這里開始,勝利從這里開始”。古田會議精神是中國共產黨人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歷史地位非常重要。

          “寧化、清流、歸化(今明溪),路隘林深苔滑。今日向何方,直指武夷山下。山下山下,風展紅旗如畫。”1930年至1932年四次粉碎國民黨軍隊的大“圍剿”中,建國后授勛的十大元帥就有8位在福建的建寧等地指揮過戰斗。“百萬工農齊踴躍”,“七百里驅十五日,贛水蒼茫閩山碧,橫掃千軍如卷席”,取得了反“圍剿”的偉大勝利。

          在革命戰爭年代,福建老區人民以極大的熱情在人力、物力、財力上支援并投身革命。素有“九軍十八師”而著稱的上杭縣才溪鄉,1932年至1934年就有80%左右的青年男子參加紅軍。其中一家2人當紅軍的有200戶,3人的有46戶,4人的有7戶,5人和6人各有1戶,父子一起當紅軍的有9戶,兄弟當紅軍的有231戶,叔侄當紅軍的6戶,夫妻一齊當紅軍的有9戶。19336月,上杭縣才溪區、長汀縣紅坊區被福建省蘇維埃政府評為擴紅“模范區”。在土地革命戰爭時期,福建全省參軍參戰達15萬余人。其中,寧化縣當時總人口只有13萬,參軍參戰的就有1.37萬人,占10%

          在中央主力紅軍長征之前的崢嶸歲月里,福建老區人民把最優秀的青壯年送去當紅軍,把最好的糧食送到前線去,把口袋里僅有一點錢毫無保留地拿出來支援蘇維埃政府,踴躍購買公債。其中,“汀州府”(今長汀)被譽為“紅色小上海”;而寧化老區人民源源不斷地為蘇維埃政府和紅軍部隊提供了“千擔紙、萬擔糧”(籌集10萬銀元、15.56萬元蘇區貨幣、50萬多公斤糧食、布草鞋11492雙、軍衣百套),被中華蘇維埃中央政府認定為中央蘇區的“烏克蘭”(即中央蘇區的后勤基地)。閩西北、閩北、閩東、閩南、閩中等各地老區人民也都在人力、物力、財力上支持革命。據史書記載,原中央蘇區所轄的福建省、閩贛省的寧化、長汀、上杭、兆征、汀東、新泉等縣,僅19346月至9月間就為紅軍提供糧食109.868億斤、籌款17000余元、草鞋1700余雙、斗笠近20萬頂及其他軍用物資。

          福建的長汀縣、寧化縣是中央主力紅軍二萬五千里長征的兩個始發地。3萬名福建子弟兵參加了長征,占中央主力紅軍長征初始總數8.6萬人的三分之一以上,為長征勝利作出了特殊貢獻。其中由閩西健兒組成的紅五軍團第三十四師(內有一個團是純寧化籍的戰士)6000多名指戰員,擔負著掩護中央機關和主力紅軍總后衛的重任,在突破湘江的慘烈鏖戰中,與數十倍于已的強敵展開了殊死搏斗,絕大多數壯烈犧牲,成為長征途中最悲壯的一幕。長征勝利到達陜北時,近3萬名福建子弟僅剩下2000余人,這意味著長征路上平均每一里地就有一名福建子弟兵為國捐軀。如果沒有他們的英勇獻身,如果沒有成功突破湘江,中國革命歷史將可能改寫。

          隨著第五次反“圍剿”的失敗和主力紅軍被迫長征,留在福建堅持斗爭的共產黨組織和近2萬名紅軍游擊隊,在白色恐怖籠罩的惡劣環境里,獨立領導和堅持了艱苦卓絕的三年游擊戰爭,建立了閩西、閩北、閩東、閩中、閩贛邊、閩粵邊6塊游擊根據地,占當時南方八省15塊游擊根據地的2/5撐起了南方三年游擊戰的“半邊天”。由方志敏、尋淮洲領導的北上抗日先遣隊(紅七軍團)6000多人從19347月起血戰閩浙贛邊區,大部壯烈犧牲,余部成為新四軍的一支勁旅。同時,福建子弟兵5600多人奉命分別由閩西、閩粵邊、閩贛邊、閩東和閩中集結,組建為新四軍第二、三支隊的四個團又一個營,由張鼎丞、譚震林(后為粟裕)、張云逸、黃火星、盧勝、饒守坤、葉飛等帶領北上抗日,占新四軍初創時期總兵力八個團1.03萬人的一半以上。他們馳騁大江南北,立下赫赫戰功,被譽為“來自南方的模范部隊”。著名的京劇《沙家浜》就取材于來自閩東抗日健兒三支隊六團36名傷病員在蘇南智斗敵偽的感人故事。而在福建本省,在省委領導下始終堅持“抗日反頑”、保持戰略支點的斗爭。堅持在閩中、閩東、閩南沿海的各抗日游擊隊,對日寇兩度大規模侵犯福州、廈門地區的暴行不斷進行反擊,粉碎了日軍一次又一次的“掃蕩”。其中由長樂抗日游擊總隊實施的福州瑯尾港伏擊戰,擊斃日酋田中島中佐等42人,受到中共中央華中局嘉獎。地處閩西北的永安,作為福建戰時省會,羊棗、王亞南等大批共產黨員和進步人士創造的永安戰時文化,旗豎中國東南,對全民族抗戰文化作出了不可磨滅的特殊貢獻,與當時國民政府陪都重慶、文化名人云集的桂林和革命圣地延安并駕齊驅。而被鄧穎超大姐贊為“國寶”的廈門兒童抗日救亡劇團的少兒們,小小年紀就做出了具有國際影響的重要貢獻。

          抗戰勝利后,福建黨組織在環境十分嚴峻的形勢下堅持武裝自衛斗爭。至解放前夕,黨領導的人民解放軍閩粵贛邊區縱隊和閩浙贛人民游擊縱隊發展到數萬人,頻頻出擊,打擊敵人,有力配合南下大軍解放了全福建,其中獨立依靠當地力量解放的縣城就有30多座。同時,福建老區人民以極大的熱情支援解放戰爭。據不完全統計,在解放戰爭時期,福建全省僅19498月至10月就提供糧食4000萬斤以上、柴草6000萬斤左右、軍鞋1萬雙以及食油、食鹽等,供應解放大軍,出動支前民工100人萬左右、船只3000條以上,另有泉州中心縣委和莆田縣委募集的黃金177兩、美元8400支援解放事業,為取得新民主主義革命在福建的勝利作出了重大貢獻。而在閩西,有100多個鄉、13萬農民頑強地堅持保田斗爭,基本上保留著20多萬畝土地革命戰爭時期得到的勝利果實直到新中國成立,這在全國是絕無僅有的。

          同時,福建老區人民也為革命付出了巨大犧牲。特別是紅軍長征后,國民黨在閩投入30多萬陸軍和地方保安部隊以及海、空軍進行全面“清剿”。在國民黨軍隊的“三光”政策下,蘇區的村莊一個個被燒成斷墻殘壁的廢墟,山溝、路旁橫倒著被殘殺的老幼尸體。據不完全統計,福建全省為革命犧牲的老區群眾和死難烈士達20萬余人(其中僅龍巖市經國家民政部確認的在冊革命烈士就有23650名,無名英雄不計其數)。被毀滅的革命基點村達2841個,被拆毀、燒毀或被迫并村而倒塌的房屋共45萬多間,被殺害群眾達42萬多人,被搶耕牛5萬多頭。以致“清剿”區內出現當年記者所描述的“無不焚之屋,無不伐之樹,無不殺之雞犬,無遺留之壯丁。閭閻不見炊煙,田野但聞鬼哭”的慘景。全省人口1935年比1934年驟減55.27萬人,而抗戰期間全省人口減少了100多萬。其中,閩北崇安縣(今武夷山市)蘇維埃時期總人口只有14.4萬,被敵人殺害的共產黨員和革命群眾就達34697人、因饑餓疾病死亡者21885人、在冊革命烈士2852人,三項合計占總人口的41%,而被抓、被迫背井離鄉的還有8463人,被毀滅村莊549個,被燒毀房屋22564間,被搶殺耕牛5436頭,至1949年全縣人口僅剩6.9萬人,銳減7.5萬人。總之,福建老區人民為中國革命勝利作出了巨大犧牲和重大貢獻。

           

          日韩亚洲欧美精品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