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dztpn"></address><address id="dztpn"><address id="dztpn"><listing id="dztpn"></listing></address></address>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建言獻策 >2019年 >設區市片會交流探討

          發展壯大老區村集體經濟情況的調研報告

          日期:2019/12/4        來源:泉州市老促會        點擊數:

          發展壯大老區村集體經濟情況的調研報告

          泉州市老區建設促進會

          20191126日)

           

          今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關鍵之年,脫貧攻堅戰進入決勝階段。我會先后深入到有關部門和部分老區鄉鎮、村,通過現場考察、走訪農戶、召開座談會等形式,了解老區村集體經濟現狀,探討村財增長、村民增收有效途徑,總結推廣典型經驗,助推全市老區村如期實現脫貧奔小康目標。

          一、主要成效及典型做法

          近年來,泉州市委、市政府出臺一系列政策措施,創新發展模式,多層次、多渠道、多形式破解村級集體經濟發展難題,全市村級集體經濟發展由弱變強,成效顯著。市老促會也一直關注和推動老區村發展集體經濟,近幾年重點掛鉤幫扶了36個老區村。據統計,2018年,我市已全部消除經營性收入1萬元以下的“空殼村”,至今年9月底,全市經營業性收入少于5萬元的“薄弱村”減少了157個。預計到年底,可全部消除剩余98個集體經營性收入在5萬元以下的“薄弱村”。主要做法如下:

          (一)黨建引領,增強村級組織領導能力。2018年村級換屆為契機,實施“強基促穩”黨建工程,選優配強村主干,培育優秀村書記、主任帶頭人,提升村級班子組織領導能力。今年8月,市委組織部遴選25個“薄弱村”為省級農村基層黨組織領導扶持壯大村級集體經濟試點村,每村配套扶持資金50萬元;安溪縣有老區村414個,是全市老區村最多的縣份,該縣遴選30個黨建工作創先、美麗鄉村示范等類型的村作為掛職基地,安排發展基礎差、思路不開闊、找不到發展路子的“薄弱村”干部到基地掛職見學,以先進帶后進;虎邱鎮推行“黨組織鄉賢”模式,吸收優秀鄉賢加入黨組織,致力鄉村發展,該鎮竹園老區村鄉賢黨員倡導成立“美麗竹園”籌建會,籌款260萬元,爭取上級支持部分資金,修建公路18公里,建了幼兒園,并對河道進行整治,村容村貌發生了巨大的改變。德化縣打破村域界限,推行村村聯建、邊界聯建、線上線下聯建等“13”黨建工作模式,通過跨村聯帶助推“薄弱村”發展。該縣三班鎮黨委引導4個老區村,共建戴云生態農村專業合作社,帶動發展了270多個養殖專業戶,也增加了村集體收入。泉港區組建全省首支“村支書導師團”進行巡回指導,發揮先進村的示范帶頭作用。南安市出臺《村級干部積分制》,將發展壯大村集體經濟情況納入積分考評內容,對村“兩委”干部進行積分建檔。

          (二)深化改革,明確創收主體。一是組建村級(股份)經濟合作社。建立以市場為導向的集體經濟發展新機制,賦予村集體更多的生產經營空間,村集體能以經濟合作社的方式進行生產經營活動,實現能經營、有創收和農民變股民的目標。截止10月初,泉港、晉江、永春3個老區縣(市、區)已率先完成股份制改革村534個,計劃年底前,全市行政村全部完成股份制改革。二是推進村集體收入提高與農民合作社規范提升“雙贏”。整合村集體和農民閑置資源,在全市范圍內開展“百社百村帶千戶”創建活動,全市共有65家市級農民合作社與“薄弱村”聯結發展,消除了65個“薄弱村”。三是堅持土地資源回收利用與土地流轉管理服務相結合。做好土地流轉承租服務,將各家各戶的土地集中流轉到村集體并簽訂流轉合同,再由村集體經濟組織與農業企業簽訂承包合同,每畝收取50-100元不等的協調服務管理費,解決了農用地集體連片經營和農業企業融地難問題,也增加了村財收入。

          (三)勇于探索,創新增收模式。一是探索“委托投資”新模式。安溪縣探索實施“縣級統一運營、村級集體受益”辦法,將省、市、縣財政扶持村集體經濟發展試點資金2400萬元,委托縣經濟開發區建設有限公司統一運營,每年以8%的固定收益返回給48個試點村,每村年可增收4萬元;永春縣農業局牽頭組織24個“薄弱村”投資建設屠宰場運營項目,年收益12%二是探索“鄉統村投”新模式。南安市出臺《村集體投資農商銀行股權發展壯大村集體經濟的實施意見》,以鄉鎮為單位,分別組織197個村(居)籌集1.97億元入股南安農商銀行,每年保底分紅5%以上;永春縣10個省級扶貧村集資購買桃源天驕物業1700平方米,統一出租給愛爾眼科醫院,租期20年,投入使用后第一年可收益69.36萬元,以后每年遞增2.04萬元,每村村財收入增加6.9萬元。三是探索“協會帶村”新模式。安溪縣在所有鄉鎮成立扶貧開發協會,累計籌集扶貧資金1.25億元,目前已有10個鄉鎮扶貧開發協會聯絡50個專業合作社分別與70個貧困村簽訂結對幫扶協議,確保貧困村每年有5萬元以上的收入。四是探索“帶動發展”新模式。南安市在全市率先啟動“百企聯百村幫千戶”精準幫扶行動,已有136家企業(商會、海外會館)落實資金1600萬元,結對幫扶101個村、1152戶貧困戶。泉港區涂嶺鎮西溪老區村與中田公司聯合建設600畝大棚設施農業,每年可增加村財收入3萬元,村民可增加收入100多萬元;泉港區城鄉經濟投資有限公司與11個“薄弱村”共同出資購買設備,承接城區餐廚垃圾清理、道路保潔和綠化管養等業務,每村年保底收入5萬元以上。

          (四)自主創業,壯大集體經濟。許多老區村不等不靠、自力更生,積極探索可復制可推廣的發展路子,努力提高自身“造血”功能。一是“村集體+”創收模式。即采取“村集體合作社”、“村集體+行業協會”、“村集體+公司”等形式進行合資合營、引資聯營、股份合作經營,以村集體參股形式,讓資金變股金,提高村集體資產效益。永春縣19個村籌資入股開發公司和旅游公司,每個村年可分紅3.5-8萬元。二是資源整合開發。充分發揮村集體礦產、森林、水資源等優勢,發展休閑旅游、觀光農業等特色產業,拓展村集體收入。洛江區馬甲新庵村將村集體所屬的植物觀賞園及從村民手中流轉的160畝土地,出租給泉州海絲野生動物世界有限公司,年可增加村集體收入10萬元。三是產業引領帶動。泉港區涂嶺鎮邱后村,主動調整產業結構,由原來種植水稻、花生為主,改為種植中草藥麥冬,引進一家農業綜合開發公司,流轉土地500畝,村集體每畝收取100元協調服務費,每年可增加村財收入5萬元。四是盤活集體資產。整合閑置集體資產,租賃經營或投資入股。惠安縣山霞老區村將村里的舊市場翻修后,整體打包轉租給第三方經營,每年租金純收入40萬元。五是發展鄉村旅游。借助美麗鄉村建設,開展農村休閑旅游、觀光農業、特色產業發展。南安市蓬華鎮山城村,統籌開發紅色、綠色、金色(宗教)旅游資源,每年可增加村財收入40萬元。

          (五)政策扶持,減輕發展負擔。今年以來,市級財政在扶貧項目、資金安排上,加大對300個市級扶貧重點村(其中老區村200個)、181個建檔立卡貧困村(其中老區村127個)的扶持傾斜力度,安排5500萬元(其中約3000萬元用于老區村)專項扶貧資金,扶持貧困村完善基礎設施建設和發展村集體經濟項目。晉江市安排1000萬元幫助各村謀劃發展創收項目;南安市安排1000萬元作為發展村集體經濟和村級負債化解績效考核獎金;安溪縣安排1000萬元專項資金,推出財政資金扶持、資產盤活利用、土地政策傾斜和支持抱團發展等10項舉措,確保年底前消除5萬元以下“薄弱村”。

          二、存在的主要問題

          (一)發展還不平衡。村財收入受區位環境和資源條件等因素影響較大。總體來看,村集體經濟發展沿海強、山區弱;縣城周邊及特色產業明顯的發展較好,一些地處偏遠、資源條件缺乏的老區村集體經濟仍然薄弱的現狀短期內難以改變。

          (二)資源優勢比較缺乏。擁有礦產、旅游、特色產業等資源的老區村占比不高,大多數缺乏可開發的資源項目,農村實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集體林權制度改革后,土地承包到戶、林權分山到戶、資源拍賣到戶,屬于村集體所有的資源資產相對較少,有些發展項目無地可用或用地受限難以落地,發展經營性收入難度較大。

          (三)發展資金短缺問題較為突出。地理位置差、交通條件不好、經濟底子薄的邊遠老區村,經營性創收渠道少,主要依靠財政撥款維持日常運作。隨著鄉村振興戰略的全面推進,基礎設施、衛生綠化、社會保障和農村改革等方面的剛性支出逐年攀升,村級組織仍然面臨較大的經濟壓力,無結余資金可用于抱團發展,短期內發展壯大村集體經濟的難度很大。

          (四)監管力量仍顯不足。不少村缺乏經濟管理人才,管理制度不夠健全,有一部分村集體所有的企業、農場、資源只能采取承包方式,經濟效益不夠高。鄉鎮經管站并入鄉鎮農業服務中心后,經管人員大部分兼職,“三資”監管和村集體經濟發展壯大工作相對弱化。

          四、意見建議

          (一)強基促穩,選優配強村級班子。發展壯大村集體經濟,是社會主義公有制的應有之義,是提高村級自我管理能力、發揮村級組織作用,增強基層戰斗力、號召力的需要,各級黨委政府務必要統一認識,強化推動。從加快老區村集體經濟發展需要出發,從企業、專業戶和外出務工經商的優秀分子中選拔經濟型人才,選優配強老區村班子成員,培育優秀村書記、主任帶頭人。探索開展村干部跨區域交流掛職,開拓視野和發展思路,學習借鑒發展村集體經濟的好經驗好做法。開展政策、經濟和業務培訓,提升村級班子素質和能力。強化鄉鎮經管干部培養,提高指導村集體經濟發展的參謀、協調、指導和監管能力。

          (二)因地制宜,制定完善發展規劃。堅持發展壯大村集體經濟與精準扶貧、產業升級、項目建設和鄉村振興相結合,與農村經濟社會發展相結合,與體制機制創新相結合,與產業發展規劃相結合。立足實際,充分考慮老區村當地的資源和特色產業優勢,村里的籌資能力、管理能力和技術能力,因地制宜,制定發展壯大村集體經濟的長期規劃和短期計劃,循序推進,逐步增強自身“造血”功能,達到穩定發展、不斷壯大。

          (三)創新模式,拓寬增收渠道。發揮好村集體經濟組織在管理資產、開發資源、發展經濟和創新服務等方面的功能作用,總結推廣“村集體+合作社”、“村集體+行業協會”、“村集體+公司”等合資經營、引資聯營和股份合作經營等發展模式,促進村集體資產增值。加強村集體“三資”監管,查清、盤活資產資源。鼓勵探索“委托投資”、“鄉統村投”、抱團參與、捆綁發展等方式,形成提升老區村集體經濟實力的長效發展模式。

          (四)分類指導,發揮典型示范作用。針對全市老區村集體經濟底子不一,收入來源不同,沿海與山區發展差異大,要分類指導,因地制宜、精準施策,走不同的發展路子。市農業農村局總結的全市48個發展壯大村集體經濟典型案例,是老區村發展集體經濟很好的示范樣本,要加強宣傳推廣,發揮好示范作用。

          (五)政策扶持,建立多元投入機制。堅持“輸血”與“造血”并重,繼續把涉農項目、扶貧項目等資金向老區傾斜。及時對接、用好用足國家支持老區蘇區發展的各項優惠政策。鼓勵創新金融支農產品,對符合條件的村集體經濟發展項目給予優先支持和利率優惠。對市、縣開發區或重點項目征用村集體用地,要預留一定比例的補償資金或部分資產支持村發展集體經濟。對村集體舉債參與開發的項目,要科學論證,慎之又慎,確保效益。建立鼓勵發展集體經濟的激勵機制,對村財薄弱采取財政兜底的村,建議采取預撥若干年兜底補助資金,專項用于可行的集體創收項目,增強村自我發展能力,在項目資金落實后,再給予一定獎勵。

           

          日韩亚洲欧美精品综合